當前位置:首頁 / 科學研究 / 熱點聚焦

熱點聚焦 | 藍虹:讓綠色金融真正服務生態環境治理

發布時間:2020-08-05

715日,總規模885億元的國家綠色發展基金正式揭牌成立,該基金由財政部、生態環境部和上海市共同設立,旨在采取市場化方式,發揮財政資金的帶動作用,引導社會資本支持環境保護和污染治理、生態修復和國土空間綠化、能源資源節約利用、綠色交通、清潔能源等領域。這是環保行業迎來的重磅轉折,也是國家支持綠色金融發展,促進經濟綠色轉型的又一大舉措。

作為推動經濟綠色轉型的重要支撐力量,綠色金融已成為經濟可持續發展不可或缺的一部分。盡管近年來,在各方力量的推動下,我國綠色金融體系建設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果,但是發展的障礙及痛點依然存在。近日,本刊記者專訪了中國人民大學生態金融研究中心副主任、綠色金融教授、博士生導師藍虹,請她就金融機構參與綠色金融的動力,以及我國綠色金融發展的問題與對策等進行了分享。

 

不只是情懷,也是投資機遇

 

記者:民間有一種說法,認為目前金融機構參與綠色金融,多是為了聲譽”“情懷或者監管的壓力。對此,您怎么看?


藍虹:金融機構參與綠色金融,情懷肯定是其中一個重要原因,但是作為商業組織,金融機構也需要面對市場競爭,如果只是為了情懷,其自身也是難以成活的。其實在綠色金融的發展中,無論是國際還是國內,我們都在其中看到了政府的力量,看到了政府對商業銀行的引導。 比如在美國,綠色金融由美國環境保護署牽頭發展。為了吸引商業銀行投資綠色項目,美國環境保護署下設的環境金融中心會把環境治理的財政資金轉化為金融資金或者對金融資金的補貼。他們會把有關大氣、水、土壤治理等的綠色項目設計成金融機構可以投資的項目,然后把原來的財政資金通過委托銀行轉化為貸款或者貼息等方式通過金融機構發放下去,從而撬動商業資本投向綠色項目。 目前中國的綠色金融主要是中國人民銀行(簡稱央行)政策工具在發揮主導作用。中國的金融機構之所以能被調動起來,綠色情懷和社會責任很重要,但是從效果來看,央行推出的將綠色金融指標納入銀行宏觀審慎評估(MPA)、再貸款支持、綠色金融債等政策工具,都對金融機構產生了極大的激勵作用,引導金融機構擴大綠色金融業務。所以,央行政策工具采取的主要是對商業銀行的激勵和引導,而不是施壓,這是目前中國綠色金融發展的主要推動力。 

 

記者:除了政策激勵,從金融行業自身可持續發展出發,金融機構參與綠色金融的內生型動力又有哪些?


藍虹:不管是在國外還國內,綠色項目都被認為是更安全的項目,因為它的環境風險比較小。在國際上,環境風險已經成為金融機構面臨的主要風險之一。如果金融機構投的不是綠色項目,那么隨著生態環境危機加劇,項目可能會受到環保執法或者一些國際公約的限制,一旦被叫停,則意味著金融機構借出去的錢可能無法收回。

 

相反,如果投的是綠色項目,金融機構就比較不容易受這方面的影響。所以,發達國家的綠色金融機構做綠色金融,最初是一種風控手段,其內生動力來自于商業銀行對環境風險的規避。 坦白說,與發達國家相比,中國的金融機構面臨的環境風險還是相對較小的。因為,環境違法的企業得不到嚴懲的話,環境風險也就很難傳導到金融機構。近幾年,隨著國家出臺一系列生態環境政策法規,特別是環境損害追責和賠償機制的建立,加大環保執法力度,中國的金融機構已經開始感受到環境風險了。 從制度變遷角度來看,中國金融機構參與綠色金融更多的源自央行的政策激勵,而不是對環境風險的擔憂和恐懼。隨著未來環保執法力度不斷加強,中國金融機構開展綠色金融以規避環境風險的內生動力也將越來越大。

 

記者:除了環境風險控制,綠色金融本身的商業可持續性表現如何?綠色投資會成為金融機構贏得未來市場的機遇嗎?


藍虹:狹義上講,綠色金融其實特指金融機構開展的基于綠色新技術的新業務。原本由財政支持的公共事業民營化后,項目的財政支持就轉化為了金融供給,而當金融機構接納這些項目時,也就變成了一個新的業務領域。這些環境公共產品,例如污水處理廠、垃圾焚燒發電廠、流域水治理等綠色項目的融資規模一般都比較大,動輒上億甚至幾十個億,銀行如果能拿下一筆,相當于做了十幾個普通商業項目。 而且,隨著銀行在環保行業里積累的風控經驗、管理經驗越來越多,就越有能力以較低的融資成本拿下更多項目,進而獲得規模非常大的業務量。 

 

記者:有人說,綠色金融具有成本高、收益低、風險大等特點。您認同嗎?


藍虹:我們往往對綠色項目的收益存在一定程度的誤解。確實,綠色項目的平均收益率偏低,基本上是保本微利。但是,如果能通過各種金融手段和綠色金融技術設計將融資成本降下來,再加上項目周期比較長(十幾年甚至二三十年),綠色項目的收益雖然不會很大,但還是非常穩定的。 另外,綠色項目的風險也是比普通項目要小的。這不僅來自環境風險小,更重要的是市場風險也較小,因為所有的綠色項目的市場競爭只是在招投標時候體現,一旦通過市場競爭拿到政府特許經營權,就會具有一定的天然壟斷屬性。

 

例如,一個地區如果已經有一座污水處理廠,除非人口增長確實需要增加污水處理容量,政府是不會發放過量特許經營許可來讓企業競爭的,因為這涉及到政府土地投入、地下管網管理等問題。所以,就市場風險來說,綠色項目因為其公共服務的特性,是低于一般市場項目的。幾十個億的項目,又有穩定收益,風險又小,對于金融機構來講肯定是好項目。 

 

綠色金融痛點待解

 

記者:最近四五年,中國綠色金融發展突飛猛進,也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成績。但是也存在一些障礙與難點。在您看來,中國綠色金融發展中存在問題是什么?


藍虹:應該說,在央行政策工具的激勵下,作為供給端的金融機構已經完全動起來了。根據中國人民大學綠色金融研究團隊的數據,2019年底,我國綠色金融融資余額超過了10萬億元。 綠色金融存在的很大問題之一就是信息不對稱。一方面,大量環保企業因缺乏資金而倒閉;另一方面,大量的綠色資金找不到綠色項目。這其中涉及到了一個綠色項目設計包裝的問題。 什么是好的綠色項目?首先,一定是綠色的。央行、銀保監會都對綠色信貸給出了明確標準,如果達不到,金融機構是不能把其統計到綠色信貸里,也是不能作為MPA考核指標的。第二,必須能還得起金融機構的錢。綠色金融也是金融,不是財政,所以項目每年的還款來源必須穩定。很多綠色項目之所以找不到資金,一是因為信息不對稱,還有一個就是綠色項目沒有設計包裝。 因為綠色項目原來是由財政供給,必須設計合理的收費機制,才能由財政供給轉向金融供給——從財政支持轉化為金融供給最核心的要素是付費機制的轉化,以前是通過國家稅收收費,現在轉化為市場收費,例如污水處理費就是通過包含在水費中一起征收,然后再轉給污水處理公司,來解決公共物品的付費問題。付費機制的設計原則是根據物質平衡原理,居民購買了多少水使用,就會等量排放多少廢水。當綠色項目沒有設計包裝好時,收益達不到金融機構的最低門檻,金融機構就無法介入。

 

記者:具體來講,該如何推動綠色金融需求端和供給端的結合?誰來對綠色項目進行包裝設計?


藍虹:為了實現綠色項目與金融機構的對接,我們在貴安新區成立了綠色金融管委會,作為政府機構對綠色項目進行設計,并且建立起了綠色項目庫,定期向金融機構發布好的綠色項目。我認為,地方政府或者是央行應該在各個試驗區設置這樣專門的綠色金融機構,設計和推出綠色項目。 在美國,環境金融中心負責綠色項目的設計與推廣,它分別依托8個區域的地方性環境金融中心對全國的綠色金融工作推進進行指導。我認為在中國應該由央行牽頭組織類似的環境金融中心,然后在西南地區、西北地區等各個區域設立綠色金融技術支持中心,負責各地區綠色項目的審評、包裝、對接等。只有這樣,才能讓央行的錢精準投放到綠色項目中,確保綠色金融幫助實現環境治理的目標。

 

另外,這個環境金融中心還需要同生態環境部、自然資源部等進行對接,把生態環境部、自然資源部的財政資金與央行的綠色金融激勵政策結合起來,讓綠色項目轉化為金融機構愿意投資的項目。 

 

記者:總結一下,您認為中國綠色金融下一步發展的發力點應該在哪里?


藍虹:第一是綠色金融標準。綠色金融標準一定要非常詳細,要不斷更新,而且綠色項目的認定一定要在政府框架下進行。如果不牢牢守住綠色金融標準,確保綠色金融資金真正支持綠色項目,如果綠色金融不能幫助實現環境治理目標,那無論資金總量多少,都很難達到支持生態文明建設的目標。 第二是對接機制。也就是前邊談到的,一定要對綠色項目進行設計包裝,特別是收費機制的設計,各種資源的資本化設計等。第三,有更多的綠色激勵政策和更嚴格的環境執法力度。更多的綠色激勵政策,會讓金融機構更有積極性投入到綠色項目中;更嚴格的環境執法力度,會讓金融機構不敢去觸碰黑色項目。 

 

綠色金融支持生物多樣性保護

 

記者:據了解,貴州省綠色金融標準是第一個把生物多樣性保護納入進去的。請問,金融在支持生物多樣性保護方面,有哪些方向或創新是值得我們期待的?


藍虹:從全球來看,生物多樣性保護亟需金融資本的支持。我國出臺的一系列與支持生物多樣性保護相關的規劃和措施,如自然保護區、國家公園等也為金融機構通過金融手段保護生物多樣性提供了機遇。以國家公園為例,從其概念被提出之時,目標之一就是要引入市場機制,創新性地保護生物多樣性。 金融機構如何參與到生物多樣性保護呢?實際上,綠色金融發展中積累的一切經驗,都可以運用于生物多樣性保護。例如,要建一個國家公園,政府肯定無法一次性投入太多財政。此時,金融機構可以先借錢給地方政府建國家公園,然后再通過政府購買服務,以及國家公園非核心區域的商業運營等形成一個資金流,每年償還給銀行。 此外,生物多樣性保護具有國際屬性,很容易吸引到國際贈款,再加上國家以及地方政府的財政資金等,完全可以把生物多樣性保護項目設計成一個分期付款、多渠道還款來源的市場化運作項目,這樣,金融機構就可以介入了。


來源:《可持續發展經濟導刊》202007期   原標題:《讓綠色金融真正服務生態環境治理——專訪中國人民大學藍虹教授


九州体育网